我在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的12年生涯(一)

2017-09-07 16:42

​本文转自“秦川钢琴工作室”

 

我的“茱莉亚奏鸣曲”

引子

 

1998824日。正逢纽约“秋老虎”最热的一天。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三点半。一个瘦小的身影拖着破旧沉重的旅行箱慢慢地从地下火车站走上来,他低着头,摸了摸口袋里的200美元,避开了拥挤的出租车站。第一次来到美国最大的城市,这个中国人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然而身边的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无法让他感到兴奋,因为他脑子里只想着三个字——“茱莉亚”。

我从小就听说过茱莉亚音乐学院。在我出国之前,她只是一个神话,好像喜马拉雅山一般神秘。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那段时光经常是这样度过的:几个好友聚在一块儿,嗑着瓜子,喝着可乐,然后就开始做白日梦每个人都在编制着自己最美的出国梦。一位同学突然插进来:

“你们听说过茱莉亚音乐学院吗?”-

“当然了!”

“我刚看了一部纪录片,太震撼了!(所有人停止嗑瓜子,全部聚在她身旁,一双双眼睛放大几倍)

“茱莉亚是在纽约最繁华的林肯中心的一幢楼,像一座宫殿,里面所有学生像贵族一样!”

所有同学都热血沸腾了.“纽约”,  “林肯中心”,“宫殿”,像海市蜃楼般出现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似乎一切垂手可得!

除了我。一时的热潮已像闪电般的消失。茱莉亚,这所培养出如马友友,帕尔曼,约翰威廉姆斯等大师的摇篮,太美,但是太遥远了。毕竟她处在地球的另一端,一个陌生的国度。对我一个来自普通家庭的中学生来说,飘扬过海去美国最顶尖的艺术学院留学正如登喜马拉雅山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怎么去???

 

199831日,美国东部时间中午12点半。机会来了。我穿着一身蹩脚的西装,呼吸急促的站在茱莉亚钢琴309考试厅外,焦虑的等待着上场。突然,沉重的大铁门被打开了,一位像是教授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点了点头示意让我进去。当时我脑海里只有四个字:“终于到了!”像一位士兵上前线般,我把所有乐谱扔在一旁,调整过快的呼吸,昂首挺胸的跨进房间,脚下的皮鞋突然变得很轻,我唯一能感到的是整个人好像飘了起来,地球引力似乎暂时停止了。让我惊讶的是,这个考场是一个很大的乐队排练厅,空空旷旷,七八个老师坐在一排,他们忙着手中的考卷,没有人看着我。在考场的正中间,摆着一架三角钢琴。我走到钢琴边,鞠了一躬,让后坐下等待老师发话。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演奏了巴赫平均律上册第四条升C小调,贝多芬最后一首奏鸣曲作品111李斯特“但丁”奏鸣曲,梅西安“圣婴”第十首等选段。所有曲目总长度近90分钟,但评委们只抽查10分钟。

是的,只有10分钟。但这是决定你命运的10分钟!

 

199841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30分。茱莉亚终于来信了!!!

 

如果我在写小说,或者电影剧本,应该是这样一个场面:

当时我拿着这封信掂量了很久,迟迟不敢拆阅,好像手中拿着一个决定命运的审判书。我的手发着抖缓慢地将信封撕开,可还是不敢将其中的来信拿出来阅读,脑海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画面:考上了——喜悦的笑容,给父母报喜;没有考上——沮丧哭泣,打道回府。

但这不是真实的。因为只要注意信封的厚度就知道结果了:美国大学只给录取者发一个很厚,很大的信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表格需要你填写。如果没有被录取,只发一页纸(当时还没有伊美尔)。 

对我来说,能不能实现梦想的关键在于奖学金。没有足够的经济保障,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年我父母工资一个月也只有屈屈几百元人民币,昂贵的学费让他们束手无策。

我打开信封,慢慢将奖学金信拿了出来,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眼前出现了一串数字,我反复读了几遍,可是没有看懂。原来,美国大学一般不用“全奖”或“半奖”这样的词,它只把学费及生活费和你获得的奖学金分别列一个表,两边数字差别越小,你获得的经济资助就越大。

正是在这时候我的兴奋掺和着焦虑达到了顶点,因为我注意到两边数字尽然是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全奖??

我再也坐不住了,马上给茱莉亚的入学办公室打电话。

“喂,你好!我叫秦川,我刚收到你们的来信,可是我不大懂.”

请讲.”

我到底拿到多少奖学金?

噢,请稍等、“

(我焦急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她终于回来了,和我讲了一串数字,可是我像是发了高烧般,头脑一片空白,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这时电话上出现了令人尴尬的沉默。我鼓足勇气,问道:

那我还差多少学费和生活费?“

这次我终于听懂了:

“你获得的奖学金能让你不用交学费,吃住在宿舍,食堂都是免费,之需要交250美元押金就行了。”

我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手不知不觉的吧电话挂了。一切并没有变,却一切都因此改变了。

我的茱莉亚旅程正式开始了。

(待续:第一乐章生活在茱莉亚)


茱莉亚音乐学院(The Juilliard School) ,是由1905年Dr. Frank Damrosch创建的音乐艺术学院 (Institute of Musical Art),以及1924年Augustus D. Juilliard的遗产托管基金成立的茱莉亚研究生院(Juilliard Graduate School) 合并而成。作为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专业音乐院校之一,它为8至18岁有艺术才能的青少年提供系统专业的音乐教育与指导。

音乐系是茱莉亚音乐学院规模最大、最多学科分类的院系,包含各种不同的课程需求及类型。茱莉亚音乐学院对于不同专业的学生,有清晰的专业教学目标与定位:将声音与乐谱结合以产生个性的表演能力是声乐学生应该掌握的;管弦乐的学生应深谙乐谱中所表现的音乐的本质;铜管及号角的学生要学会让乐器发演奏的音乐与呼吸合而为一;作曲的学生首先要学会要捕捉来自心灵的声音,让音乐充满生命力。茱莉亚音乐学院正在建造一个不同寻常的未来,她从容跨入继续为培育充满理想的舞蹈家、演艺家和音乐家们提供杰出教育的第二个世纪。她的校园继续扩大,包括将于2009年完工的三万九千平方英尺的新校舍。茱莉亚音乐学院继续教育成千上万的艺术家并赋予他们强烈的社会和艺术责任感。